附上我的影片


請求幫助第一條鐵則

讓別人看到你的需求
你得站出來告訴對方你需要幫助
因為有時候別人沒伸出援手
不是因為沒注意到
而是因為我們都害怕在公開場合裡出糗
因為害羞而不敢挺身而出

或者因為我們擔心冒犯到對方
而選擇不提供協助

當處於一個公共場所時
我們會過度依賴旁人對於某件事的反應
而解釋混沌不明的狀況
當有見明顯不合乎常理的事情發生時
我們第一反應往往是看身旁的人如何反應
我們對於群眾智慧深信不疑
但群眾卻可能是愚昧的

直接說明還有另一個好處
就是解決旁人的內心懷疑
有個社會心理實驗
實驗人員安排一男子
在眾目睽睽之下攻擊一名女性
而當這位女性被攻擊時
大聲呼叫
『我根本不認識你,幹嘛打我』
經過的人當中有一半的人停下來提供協助
而另種情況
當女生被攻擊時
大聲呼叫
『我後悔嫁給你』
卻只有19%的人提供協助

換句話說
一般人在判斷是否涉入他人事務時
往往會受制於家庭隱私準則
以至於在提供協助時
我們會擔心介入別人的隱私

人之所以未主動提供協助
還有部分原因來自於
一般人認為
如果你有需要
就會開口求助
儘管大多數人覺得向人求助不自在又尷尬
但奇妙的是
我們都認為別人有需要就會求助

為什麼開不了口讓他知道?

發出請求所產生的不確定性
是造成你不想開口的主要原因
人類的天性促使我們渴望知道未來會怎樣,不然算命行業怎麼會歷年不衰,當我們對某人求助時,就是將主導權交給對方,對方會同意嗎?還是會不情願地給予幫助呢?這些問題會隨著提出請求時出現在我們心中。
人一旦覺得事情失去控制
不只當下會感受到立即的痛苦
若對方說給他時間考慮一下時
這個痛苦根本能耗弱我們的心智啊

另一個我們不想請求別人提供協助的心理因素是人際關係威脅。
想想在辦公室裡,其他同事都在為了中午要去吃什麼大聲討論時,你一個人被冷落在角落,這種酸酸的感覺,我常常體會到…
當我們看到對方提供其他人協助後,我們的請求卻被拒絕時,任誰都不喜歡面對這種感覺

於是當這些不舒服的情況都有可能在你發出請求時面臨到,我們就不難想像為何我們總是開不了口請求幫忙了

獲得幫助的機率

想像你現在正站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
現在需要你向一位陌生人借他的手機使用五分鐘
你認為成功的機率為多少?
如果你像我一樣
時常感受到這世界的冷漠….
你可能會把成功機率預估得偏低
在心理學家波恩斯與福林一項共同的心理實驗中
實驗過程是需要受試的學生去找陌生人幫忙填寫一份五分鐘的問卷
並在執行之前請他們先預估陌生人願意幫忙的機率
結果所有學生都低估了陌生人願意提供幫助的機率

這項社會實驗得出了一個結論
當求助者在計算獲得幫助的成功機率時
通常只著眼於這件事帶給對方多少麻煩及負擔
卻忘記了一個重要考量
就是對方拒絕你時所需要付出的心理代價

好比平時像隻鐵公雞的我
遇到善心捐款活動時
還是會逼自己從那個已經所剩無多的帳戶裡抽出一點點點點點餘額
好讓自己答應這立意良善的請求

別人一旦幫過你的忙,就比較有可能喜歡你

在十八世紀
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
是一位深具影響力的作家與政治人物
在賓州議會工作時
他二度被提名為聯合大會的會議代表
相較於第一次的順利
這次富蘭克林遭受到一名新黨員發表長篇大論的與論攻擊
到最後雖然還是獲選了
但富蘭克林並不打算向這位新黨員卑躬屈膝
而是在日後
因其他原因與他結識

富蘭克林是愛書人
他知道那名反對他的新黨員家裡的龐大圖書室收藏了一本珍稀書籍
富蘭克林寫了一封信向他商借那本書
對方答應了
大約在一週後歸還
且在裡頭夾了一封感謝函
在後續的會面中
那名新黨員就變得比先前友善得多
也更專心聆聽富蘭克林的話
富蘭克林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曾經好心幫你的人,比起受過你恩惠的人,更願意再度幫忙你』

獲得幫助很開心,能提供幫助很幸福

只要是人都會有一個最根本的需求
也就是存在感
我們內心深處時刻想告訴身邊的人
自己的存在對於某些事是有具體的影響力的
這些是為什麼人類對於權利財富如此看重的原因
因為這些東西可以將存在感實體化
直截了當的告訴別人自己是多麽的有影響力

曾有間公司在發完獎金之後
追蹤員工如何使用這筆獎金
事後發現
將這筆獎金用在幫助別人身上
例如幫父親購買新車
或是幫助遠在非洲的孩童有新鞋子可以穿
這些人明顯比把錢花在自己身上的人更幸福
也對於生活更積極

現在我們知道
找到機會讓別人提供幫助
是讓他人幸福的方法
加上
那個幫助你的人會更喜歡你
這樣子下來
你還有理由不開口請別人幫助你
剝奪別人獲得幸福的權利嗎?
相信你不是自私的人
下面的內容即將告訴你
如何成為一個拜託高手

不該踩的地雷有哪些?

1. 

一直一直道歉
你是不是也曾經這樣說過

『不好意思,文森,知道你日理萬機還來打擾你,但這個文案真的需要讓你過目,真是抱歉,一直麻煩你』

在亞洲這個特別注重禮節的文化底下
這樣的請求方式常常出現
以至於我們都已經習以為常
但過多的道歉讓對方感覺到的並不是歉意
而是不得不幫忙的壓力
並感受到自己被控制的壓迫感

長時間來看
這種形式的請求會拉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回想一下
你跟你的姐妹或兄弟平常講話會這麼迂迴嗎?
如果這個答案是否定的
你就能理解這樣的請求方式無法獲得對方心甘情願的付出了

2. 

『可以幫我一個小忙嗎?』
什麼是小忙?
你若說出這段話似乎在告訴對方
他的付出完全沒有價值
幾乎不需要任何額外付出就能做到
你以為你只是很客氣
但對方卻聽得很生氣

這種說法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是因為當我們要詢問對方是否能提供幫助時
擔心被拒絕
於是把自己的需要
盡可能輕描淡寫
而在此同時
也淡化了對方的付出
及降低了他人提供協助時可以帶來的正向情緒

3. 

將重點放在提供協助的人
『我通常不是那種愛麻煩別人的人』
『哇~你的幫忙可以幫我省下好多時間』
『我真的好幸運可以得到你幫助』
這些話你說出口
除非對方暗戀你
或是對方是職場戲精
不然根本不會有一絲開心
因為明明付出的人是他
而在你口中的卻一直是你自己

我們最常犯得錯就是太看重自己的感受
一直說著自己如何從對方的幫忙中受益
而不是把重點放在提供幫助的大英雄身上

4. 
別提醒對方欠你人情
『記得之前我幫你上過一次早班嗎?那這次你幫我應該沒問題吧』
這種用人情換幫忙的手法太常見了
只要這種語句出現
對方馬上就有被控制的感覺
即便答應幫忙了
也是兩人關係惡化的開始

為什麼這樣的對話時常出現呢?
用心理層面來說
因為在請求幫忙時

我們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於是拿出之前自己是如何幫助對方的
藉此來平衡兩人之間的地位

5.

別在群組求救
我常常可以在那些我關閉通知的聊天室群組中看到
某某人向大家發出一個請求幫助的訊息
像是
『誰能幫查查看伺服器為什麼掛了』
『誰可以幫我改一下官網上的抬頭』
除非你領他的薪水
不然這種請求絕對降低了每個人願意提供幫助的動機
為什麼呢?
這就關於責任分散的概念
當那個人把問題拋向聊天室所有人
每個人心中就會產生
喔~這個很多人都可以解決啊~不需要我
於是你關閉視窗
繼續看文森說書

綜觀所有不該踩的地雷
我總結了幾項大原則
不要讓對方有被控制的感覺
因為只要是人
都不喜歡被控制
也不喜歡有被指使的感覺
但我們卻都能從提供幫助中獲得快樂
這種不喜歡的感覺也可以說明為何人都不喜歡被推銷
但卻不是因為不喜歡消費
把重點放在提供幫助的人 並重視對方的付出
切記付出幫助的人才是英雄
讓被求助的人感覺到
我們會找他幫忙
是因為他擁有我們需要的某種長才或資源
他是不可被替代

講了這麼多不該觸碰到的雷區
接下來將告訴你

如何好好拜託?

在《好好拜託》這本書中提到許多尋求幫助時
應該掌握的原則
我濃縮成以下兩種方法提供給大家參考

讓對方知道他有能力幫助你
而且他擁有絕對的彈性
這個的完美例證如下
『嗨,大衛,我知道你在上一季的文案中表現得很出色,我目前因為一些問題卡關了,能否能請你空出一小時的時間,與我面對面溝通或是用電子信件的方式回答我的疑問呢?』
以上這種句子讓對方知道
是他具有某些特長
你才找到了他
同時敘述了目前需要解決的問題
並拋出兩種選擇給對方
給對方選擇的彈性是為了讓他知道
我們沒有命令他要怎麼做的意思
他保有完全的控制權
清楚描述問題是絕對有必要的
最忌諱的請求幫助方式就是問對方
『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這種含糊不清的問題
就是要讓對方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傻逼傻逼地答應了
之後你再說出你需要他幫你修改長達兩萬五千個字的稿件
對方為了符合之前所答應的狀況
於是把髒話藏在心裡
嘴上是答應了
心中滿滿都是大便

在對方提供幫助後
主動告知他事情的後續發展
『嗨大衛,上禮拜你幫我校對了文案後,目前已經走到審核的階段了,很謝謝你利用寶貴的時間提供協助,相信有你的加持,我們的部門及這次專案肯定能順利』
上述這種方式能讓提供幫助的人
明白自己當時的付出
在往後能造成什麼樣的改變
這點也是人類對於存在感的基本需求
我們渴望證明自己的能力
若在我們提供協助後
我們完全無法知道後續狀況
會讓我們對於下次是否提供協助產生疑慮
也無法從幫助別人的過程中獲得愉悅感
目前許多公益組織也將這種方法應用在他們的捐款活動上
他們在非洲幫孩童注射疫苗的狀況
會主動告知他們的捐款者
他們的捐款幫助了多少孩童免去死亡的威脅

總結

在一段請求幫助與提供幫助的過程中
我們不該去執著於最後的結果
因為總會有種種因素讓結果可能不盡人意
應該將焦點放在兩人的關係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請求幫助循環下
兩人的關係將大幅提升
不僅讓我們能獲得更優質的協助
也能讓我們得以完成重要的事情
去過我們想要的人生
多數人無法獲得機會
往往是因為沒有開口尋求協助

想成為下一個獲得機會的人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