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這本書
名為《不完美的正義》
作者 布萊恩·史蒂文森被紐約時報稱之為美國版的南非曼德拉
他所建立的非營利組織司法倡議中心
每年為了許多無法得到良好辯護的受刑人爭取應有的權利
他為了司法體系中的不平等而付出
即便現有的體制讓他挫折連連
他也從不退縮

這一切
我們從作者史蒂文森的大學生涯說起

史蒂文森

21歲史蒂文森剛從哲學系畢業
當時的他也不明白自己未來會走向哪裡
只是總有個明確的中心思想一直在他心中
那思想就是

一定必須為那些生活困苦的人、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
致力追求人與人之間的平等


隨著這個思想的鞏固
史蒂文森隨後選擇了哈佛法學院進修
並在某一堂選修課當中
接到任務需要去監獄裡
探訪死刑犯
在查看完該名死刑犯的資料
及當面對談之後
心中的感受使他產生出一個疑問
‘’為何人們不能接受到正常審判?’
這個問題在史蒂文森的心中萌芽
這個社會將任何曾經犯過錯
或被懷疑犯過錯的人通通往監獄裡塞
將他們關在裡面會讓監獄以外的人們覺得社會更加安定
人民感覺到安全
而史蒂文森
則用一生的時間來追求這個答案
並試圖解決他所發現的問題

史蒂文森

華特·麥克米利安

先簡單介紹這起司法悲劇的主角
華特·麥克米利安
華特從小跟該區的黑人一樣
在學齡之前都在農田裡學習犁田及種棉花
在1950年代
美國政府擔心未來棉花市場會出現危機
便開始鼓勵當地的農民轉往伐木業及紙漿業發展
而華特嗅到了這股趨勢
他開辦了自己的紙漿事業
敏銳的頭腦為他獲得了一點成績
雖說不上富裕
但這些成就在當時白人的眼裡
華特已經擁有超過那時所受教育程度不多的黑人
所能透過合法手段獲得的財富還要多太多了

而沒有人是完美的
縱使華特很年輕就結婚且育有三個小孩
他與鎮上一名已婚白人女性發展出一段不尋常的關係
也為他增加了不少閒言閒語
這件事被揭開之後
華特的聲譽掃地
他不再像以前一樣受人尊敬
在當時的美國法律上規定
白人與黑人之間不得發生關係或通婚
華特所屬的
阿拉巴馬州甚至在該州的憲法中規定
立法機關永遠不會透過任何法律來讓白人及黑人間的婚姻合法化
跨種族通姦罪為他帶來了魯忙行事的外在形象
而這也讓他隨後面對難以負荷的災難

華特

容達·莫里森命案

1986年11月1日
接近中午時分
一名在當地受敬重家庭的18歲女兒容達·莫里森
被發現陳屍在洗衣店的地板上
她背後身中三槍
這種謀殺案發生在商業活動頻繁的市中心在當地非常少見
因此命案引起許多關注
各地民眾都在等著看執法單位如何將犯人抓捕歸案
當時的警長名叫塔德
他因為這起懸宕多個月而沒有任何進展的謀殺案背負壓力
正在案件一籌莫展的時候
有人看到這案件被關注的程度
藉此想到可以用警察想破案的心情
來操控這起謀殺案的走向

梅爾斯是一名有毒品前科、臉部毀容且患有嚴重精神病的男子
他最近因為一起鄰近城鎮的謀殺案正在被起訴中
他想藉由這起發生在洗衣店的謀殺案
來轉移警方的焦點
他想到一個足夠煽動的罪行
他宣稱華特曾經性侵過自己
在該州是明文禁止不具有生殖功能的性行為
這個誇張的說法雖然無法讓人置信
但對於案件壓力迫在眉梢的警長來說
他從中找到一絲嫁禍於他人的機會


1987年6月7日
警方以反自然性交法逮補華特
這項罪名沒有任何證據
警方輕易相信一位正在被謀殺案起訴的精神病犯人的證詞
華特被以毫無證據的反自然性交法逮捕
卻在審訊室裡一直在盤問著關於容達·莫里森謀殺案的細節
而華特被這兩件與自己毫無關聯的案件弄得不知所措
而警長塔德眼看華特沒有打算認罪的傾向
便以減刑的方式誘惑那名做出偽證的精神病犯人
引導他說出在謀殺案當天
華特持槍脅迫他開車前往洗衣店
警方隨後又收買一位名為胡克的警方線人
給出當天曾經看過華特進入洗衣店的證詞
即便證詞異常的牽強且破綻百出
警方仍然成功起訴華特蓄意謀殺
並公開起訴書
向憤怒地民眾宣稱已經逮捕到犯人
而華特
就這麼簡單的被起訴謀殺罪
而要證明他的清白
卻又是這麼的難

不被承認的不在場證明

在案發當天
華特與十一名親友在距離案發現場十幾公里處的住家門口
為了教會募款
正在進行烤魚的義賣活動
當天購買的民眾當中有一位甚至是當地的警察
這些親友都明白華特不可能是犯人
也將這些事情告訴警方
旦塔德警長不願放棄這個明知道抓錯的犯人
堅決不承認這些證明華特清白的證詞

做出偽證的梅爾斯幾天後因為受不了良心譴責
告訴警方他想撤回原本的證詞
但這時的警方對於撤回證詞完全沒有興趣

警長塔德擔心梅爾斯會在法院時否認當初的證詞
於是他做了一件史無前例的作法
就是將梅爾斯與華特一同關入死刑牢房
在當地阿拉巴馬州明文規定
在被告未被定罪前
不得將被告關入牢房內
而警長要做的事比這個更加誇張
是將未被定罪的華特關入死刑牢房
死刑牢房意味著每天得自己獨處23個小時
僅有一小時的時間能做些運動
即便違法
但隨後證實
這個方法很有效

過不了多久
梅爾斯因為無法承受死刑牢房所帶給他的極大壓力
他向警方提出條件
只要他能離開這裡
什麼事他都願意做
什麼事都願意做就意味著
他會持續在法院上
在發誓自己所說一切屬實之後
繼續說謊

預設立場的判決

陪審團制度是為了在刑事案件當中
對於被告人有罪或無罪做出判斷
若有罪
法官再進行量刑
陪審團經常能有效影響審判結果
法官亦能使用法官優先權的方式
來忽略陪審團討論的結果
但這種情形並不常見

而陪審團機制也存在著美國長年的詬病
也就是種族歧視
如果你不能體會當時美國的種族問題
提供幾項實際狀況給你參考

1945年
美國最高法院維持德州地區對於每個案件僅能有一名黑人陪審員的判決
在美國南方各州
陪審團的遴選資格是具有投票權的人
但其中不包括黑人

在美國《選舉權法案》通過之後
法庭的書記官和法官用利用陪審員必須『聰明正直』的法定要求
藉此將非裔美國人及女性排除在外

在1960年代
只要經由律師所提出陪審團遴選機制不公平需要重新遴選的請求
只要原因是種族偏見
20年來沒有一次曾被採納


1988年
華特已經在霍曼監獄的死刑牢房待超過一年
當年二月的第一次審判

當初做出對華特不利證詞的梅爾斯
在法院所說的證詞中
漏洞百出
且屢屢閃避史蒂文森所提出的問題
儘管到目前為止所有證據都看起來極為可笑

旦隨著那名被收買的線人出庭作證後
一切偽證卻都成了真相
當地的陪審員討論出的結論是
應該判處華特死刑
而這12名陪審團中找不到任何一個除了白人之外的人種
但在當地卻有4成人口為非裔美國人

可見將華特推入地獄的不僅是無數的謊言
也包含了文化裡長期的不公平

最後
華特被法官定罪為死刑
華特的家人無法相信州政府竟能忽視這麼淺而易見的錯誤
判處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死刑
而這場判決卻讓當地的白人大呼過癮
他們在審判結果出爐無不歡欣雀躍
華特揹著不屬於自己該有的罪行
華特的家人承受著居民們的斥責
這場審判
無疑是一同判了華特一家人死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