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作者名為伊藤詩織
她在28歲時被上司強暴
加害者名為山口敬之
當時為東京廣播電視台華盛頓分局長
現為首相身邊的御用記者

2014年4月

伊藤在去年底初識山口
因為山口曾說過願意幫助她在華盛頓找到實習機會
於是兩人再次聯繫上

他們相約在壽司店
幾盤小菜與清酒下肚後
伊藤只覺得腦袋一沉
下一次醒來時
正全身赤裸躺在山口的床上
而這時山口正躺在她身上
恐懼和憤怒充滿了伊藤的腦內
他以上廁所為藉口才讓山口將身體移開
而在這時
映入它眼簾的是沒戴保險套的生殖器官。

山口對伊藤說:
『我真的喜歡上你了。想早點帶你回華盛頓,你合格了喔!』
伊藤回答:
『既然那樣,那為什麼要對將來會一起工作的人做這種事?又沒有避孕,要是懷孕怎麼辦?染病怎麼辦?』
伊藤回到房間內將散落在各處的衣服收拾起來,就是找不到內褲。
後來山口說:『至少內褲留給我當紀念吧
聽到這句話時,伊藤全身無力倒坐在地上。

這時山口又說:
『之前明明看起來很精明的樣子,現在倒是像個困惑的小孩一樣,真可愛』


在事發後的隔一天,伊藤前往婦產科拿避孕藥,幫他看診的是一個四十幾歲的女醫生,醫生盯著螢幕,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
『什麼時候失敗的?』
要是醫生能再時候多一點關心,多觀察病人,多問一句:『怎麼了?』
會不會就能改變某些事了?會不會社會上許多性侵事件就能被舉發呢?

二次強暴

伊藤在事後與搜查官及檢察官還原現場狀況時,是在警察署的頂樓,一個類似柔道館的地方,伊藤與在場協助人員模擬當初的情境,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問到同一個問題:
『你是處女嗎?』
這個問題究竟與案件有何關聯?這個未解之謎伊藤到現在仍然不懂,而每一次這個問題被提出時,伊藤就有如在再被強暴一次那樣受到屈辱。

強權進入

在伊藤經過一番努力之後,終於讓檢察官發出了逮補令,要在山口回日本的時候,在機場逮補他,卻在最後一刻取消了逮捕令,原因是因為
『警政署高層取消這次行動』
『因為社會地位高的人居住地固定,所以沒必要這麼急著逮補他』
矛盾的點是,既然已經下達逮捕令,為何又取消逮補?
為何檢察官決定好的行動能被負責搜查的警察撤回?
若同樣為警政署的指令,為何在最後關頭以這種理由停止行動?

這些問題,伊藤至今仍然沒有解答。

不順遂的記者會

事到如今,伊藤已經對現行法律及辦案人員失去信心,但他心中知道

沈默無法換來平靜

他想藉由本身記者的專業,舉辦一場記者會,向媒體宣佈這社會中的性侵案件,並用自己為被害者的身份來說出她所經歷的一切事情

在記者會消息發佈出去後,各家媒體收到一封來自政府的信,信中提到此次記者會內容性質不好,請各家媒體不要接觸比較好。
連媒體都不禁感慨
哎,為何日本政府要干預這麼多事呢?難道就因為內容抨擊到目前的司法體制嗎?

和穿著無關

伊藤在出席記者會之前,身旁友人曾提醒她須穿正式服裝,並將鈕扣扣到倒數第二顆,但伊藤拒絕這樣的穿著
他認為,無論這個人穿什麼不穿什麼,他都不該遭受到譴責,也不能把這當作她被強暴的理由

記者會結束後,伊藤收到許多信,信中提到他們也曾被性侵害,但因為各種原因選擇沈默,伊藤此時更加明白,他需要做的事就是讓社會更重視性侵害案件的受害者

為什麼選擇沈默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準強姦罪非常難定罪

要定強姦罪需問兩個問題
1. 是否發生性行為
2. 是否雙方同意

我們要討論的是第二項是否雙方同意,強姦犯案通常發生在密室,只要一方說
是她自己也同意的啊
另一方就很難讓法官相信自己是不同意的

更簡單的說,法律就是走一套
你沒有拒絕就是同意
但伊藤希望法律是走
我說同意才代表同意

Only yes means yes

根據統計,在被強制進行性行為時,有70%的受害者會進入一種假死狀態
也是動物在遇到危險時裝死的本能
在這種狀態下當事人會無法控制手腳,所以現行的法律就是希望在這種狀態下的被害人能勇敢拒絕嗎?更別說像伊藤一樣是被下藥的情況

就像詩織所說的一樣

沈默是對犯罪者的容忍

我們若希望我們的孩子或家人在往後遭受到不公平對待時,這社會能重視被害者的立場,能保護受害者,我們在面對這種明知打不贏的戰鬥時,我們仍然需要挺身而進

我的影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